回上一頁

06/30/2012 李清澤教授主講「於快樂讀唱中學習河洛話(台灣話)」  
 發佈時間: 2015 Jul. 14

標籤 :  台灣文化語言學院  

 

2012-06-22 10:45:05
台灣會館台灣文化語言學院邀請李清澤教授,於六月三十曰下午兩點至四點,主講「於快樂讀唱中學習河洛話(台灣話)」,他強調只要會講ABC就會講河洛話,只要會寫ABC就會寫河洛文。他將以簡單易學而且有理論基礎的方法來教大家講河洛話,講河洛話困難之一在聲調,北京話(國語)只有四聲,而河洛話有七聲,學起來比較困難。其實七聲是出自古語古體詩的平上去入四聲,但四聲又分上(陽)四聲及下(陰)四聲故共有八聲,但上上聲併入上去聲,就只剩七聲。明白這些聲調的演變,再與英文的聲調做比較,就會發現河洛話容易學容易講。

 

古體詩講究讀法(聲調)也講究押韻(如東韻、江韻),河洛話仍保留古七聲以及各種韻母,因此讀唱古詩時韻調非常古典優美悅耳,因此用讀唱的方式來學河洛話就可以朗朗上口,並不難學。反觀北京話改用四聲又比較不講究韻母,因此唸起古詩、唐詩就較難以讀唱方式為之,韻味就比較不足,因此近人以北京話唸古詩、唐詩,論古詩、唐詩的調平仄韻往往會做錯誤的批注而不自知,非常可惜。

 

不論學習何種語言,先天上必須有該種語言的聼覺環境、聼學世界,因此出生於講河洛話家庭的小孩,不必教就會講河洛話,出生於客家話或北京話家庭的小孩,也自然會講該種語言,潛移默化不教自會。原因無他,因為聼習慣,大腦自然形成該種語言的神經記憶網絡,當小孩呀呀學語時,自然會與大腦內的語言儲存庫裏的資料做比較 、做修正,語言自然形成。

 

因此學習一種語言秘訣之一在於創造該語言的聼覺聲調環境,不論是清醒的時候或是睡著的時候,隨時隨地都可以聼到該語言的聲音,學起來自然事半功倍。秘訣之二在於能夠利用大腦記憶庫裡已有的資料,如有相似的聲音、聲調、韻母,學習起來就比較容易,英語的ABC發音、聲調與河洛話有非常相似之處(不用七聲,只有五聲,入聲以p、k、t、h代之),因此會ABC就不難學河洛話。

 

李清澤教授成長於虔誠的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的家庭,自小母親就以羅馬白話字的聖經與聖詩帶領家庭禮拜,河洛話是母語,國語是第二種語言,面對政府不準講「方言」的政策深不以為然,因此長期關心台灣語言的保存與發展。曾與學生余伯泉教授共同發表有關台灣語言「通用拼音」的論文,並出任台灣教育部海外顧問,代表政府參與美國大學委員會制定美國高中AP華語考試的內容與方式。

 

李教授將以簡易的方法,淺顯的例子,古詩、唐詩、三字經,台語聖詩中具靈性、優美聲調與押韻的詩歌,以及自己寫的河洛話現代詩,以美國年輕人詠唱(Rap)的方式,與我們分享於快樂輕鬆中學習河洛話的樂趣。歡迎關心教育兒孫母語河洛話的父母及祖父母、想學台灣話、河洛話的朋友或者想暸解古早人詠唸古詩、唐詩的朋友來參與這場講演的宴會。